MENU

当前位置: 主页 > 情感故事 >

寻回记忆里的旧时——真情穿越时空而来,让爱重逢

2018-12-27 16:17| ❤:  点击|来源:雨露谷

寻回记忆里的旧时——真情穿越时空而来,让爱重逢


春天的黄杞村,俨如一片世外桃源般:芳草萋萋,落英缤纷,小桥流水,鸡犬相闻。再加上这里的民风淳朴、人情温厚,因此现世安稳、岁月静好。据说陶元亮那篇著名的文章《桃花源记》里那片与世隔绝的理想之地,就是以此为原型而写的。

破晓时分,天色微朦,李家小姐弟俩便早早起来一块到竹溪边清洗餐具了。

洁可见底的小溪映照出小姐弟俩年轻稚嫩朝气蓬勃的脸庞来,但不同的是,姐姐的眼里带着几分成熟,而弟弟的眼里则带着几分调皮。

姐姐叫李青花,十九岁;弟弟叫李玉石,十五岁。他们是村里心灵手巧、颇受敬重的李厨娘的养子。虽说是养子,但李家却待他们不薄,别家孩子有的东西,他们一样不差。因此,小姐弟俩也知恩识报,常常主动帮着李家做事。因为李厨娘要早起给村民做餐,所以小姐弟俩便起得比她更早,好洗净餐具,以减轻她的负担。村里人人都夸李厨娘命好,虽膝下无子,却收养了两个如此乖巧懂事听话孝顺的好孩子。而李厨娘亦甚是宽慰、知足。

清洗餐具的时候,李青花有点惆怅地对自己弟弟说道:“玉石,昨晚阿娘吩咐我们今天去给村尾那个顶讨厌的老男人送餐的⋯⋯唉,这回轮到他了,我真不想去。”李玉石看着姐姐为难的样子,不禁放下手中的碗筷,挺起瘦弱的胸膛豪气干云地对她说道:“没关系,你不想去就让我一个人去好了。我不会告诉阿娘的。”

李青花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抬起手轻轻地拍了拍弟弟圆圆的脑瓜壳子,柔声道:“傻瓜!姐姐怎么会让你自己一个人去面对的啊!虽然我听说那个老男人很古怪又变态,但是寡不敌众,他总不可能把我们怎样的吧!既来之则安之,我们送完餐马上溜掉不就好了?”

“嗯,说得也是。但姐姐,如果他要做出什么危险的事情来的话,我一定会保护你的!”李玉石挥着拳头,想表现给姐姐看,自己是很有力量的。殊不知,无论他长到多大,在李青花眼中心中,他永远都只是她最疼爱的弟弟罢,她又怎么舍得让他去保护自己呢!如果真遇到什么危险,或者两人一起跑,或者她会挡在他的前面,不让任何人伤害他。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冲破淡青色的薄雾而来的时候,李家的烟囱便钻出了一缕缕散着热气和香气的白烟,婀娜而上。

李厨娘把做好的饭菜端放到了红藤篮子里,并托付给两个孩子送往周家。

出发前,李玉石捺不住自己的性子,直接问养母道:“阿娘,村尾那个周什么华的口碑那么差,咱们为何还要给他送餐啊?”

闻言,李厨娘不禁皱起了眉头,然后语重心长地对他说道:“是周默华。孩子啊,虽说那个人的口碑不好,可咱们也没跟他接触过对不对?既然不知道他的真实情况如何,那就别妄下定论。以前的老村长对我有恩,于是我为了报答他,便向他许下了每天轮流给村里挨家挨户送饭的诺言。所以,你们放心去送吧!村里人都那么好,他应该也没有什么恶意的,只是跟我们都不太一样罢!”

“⋯⋯那好吧!”玉石不情不愿地应了声道。

途中,青花呈若有所思状。玉石便问她:“姐姐,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

青花说:“我觉得⋯⋯阿娘说的挺有道理的。会不会真是我多心了?”

玉石罢罢手说:“害人之心不可有 ,防人之心不可无。姐姐你只是警惕性高而已,能有什么错嘛!再者,谁让他口碑那么差的?简直就是传说中的山怪野精嘛!”

青花被他最后一句话给逗笑了,于是便使了点力敲了敲他的头,说:“傻瓜!”

“哎呀姐姐,你别老打我的头行不行?会变笨的。”

“你本来就笨呀!笨得那么可爱!”

“哼!”

⋯⋯

于是,小姐弟俩便一路打打闹闹地来到了周家门口。

李玉石知道姐姐心里还是有点发毛,所以他便主动去敲门了。

他敲了好久,那扇紧闭的木门才“嘎吱”一声缓缓地打开来了。

出现在他们眼前的,并非是他们想象中的变态老男人,而只是一个看上去成熟稳重、沉默寡言的中年男子。他留着一头齐肩棕发,微鬈,发稍拂过那黝黑的线条流畅硬朗、棱角分明的脸,脸上有一道浅浅的疤痕,穿着一身深色皮衣和一条洗旧了的牛仔裤,看上去有点落魄,不,更准确点说应该是:落寞。青花估摸着他起码应该有三十出头了。

“什么事?”他的声音是低沉而富有磁性的,给人以一种很沉稳很有安全感的感觉,但语调却是冷冷的,不带丝毫感情,让人如沐寒风,极其矛盾。

看着他面无表情,甚至连眼皮都不愿意多抬一下的样子,青花不禁心想:他这么冷漠,难怪别人说他古怪变态呢!其实,他也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可怕嘛⋯⋯

李玉石一边把手中的食物递给他,一边犯着嘀咕:“还真是个怪人!不过也不算什么变态老男人啊!究竟是谁对他那么不满,把他说得那么不堪呢?而且还让大家都相信了。”

谁知,他却把食物推了回去,坚定地说:“我不要,你们走。”

这回李玉石可是气得直接骂出口了:“什么人啊,不知好歹!姐姐,咱边走边吃!别把阿娘做的心血给浪费了!”

临走前,青花回头用她那双不大却澄澈的眼睛好奇地看了他一眼,不料却恰好对上了他那双深邃幽静的眼睛。两人的视线一碰撞,空气中便仿若有强烈的火花产生了般,烧得噼里啪啦的。不敢多看,青花便急忙移开视线掉头走,而那一刻,她的心如鹿撞。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子,心跳如擂,脸红如烧的。

看着李青花渐行渐远的娇小身影,周默华静如止水的内心竟然产生了一丝微小的涟漪,而这涟漪微小得让他无法感知到自己的真实情感。他只把对李青花突然产生的微妙感觉全然当作是错觉了。因为,他向来不喜欢跟陌生人接触的。更何况,那还是一个小丫头。以他的真实年龄,他都可以当她祖父辈以上的人物了。

 

自见过周默华之后,李青花便经常梦到他了。梦中,一片蓝汪汪的大海,她和他各坐在一条船上,相互对峙着。他们的关系似乎很僵,而好像那都是她的错⋯⋯他们明明是陌生人不是吗?可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的呢?而且,梦醒之后,她心里都会莫名难受许久的。涓涓不壅的忧伤犹如绵延不绝的青山般向她压来⋯⋯周默华、周默华、周默华⋯⋯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才见过你一面,你就已经在我的心里脑里挥之不去了呢?

 

虽然黄杞村的文化思想比较开放,但仍保留了一些古旧传统的祖传习俗,因此,将满二十岁的大姑娘李青花亦无法避免相亲的命运。李厨娘精挑细选,特意为青花挑了一些品貌俱佳的年轻男子作为她的夫婿候选人,本以为她会兴高采烈的,可没想到的是,她不仅不高兴,而且还坚决不肯做选择。于是李厨娘便问她是不是有心上人了,但她却依然什么也不肯说。李厨娘觉得很奇怪,便去问李玉石,而李玉石却只是耸耸肩说:“谁知道她呢!自从上次去给那个周什么华送餐回来后,她就整个人变得魂不守舍的了。诶,话说回来,那个周什么华也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糟嘛!只是人怪怪的,很孤僻。”

李玉石的一番话让李厨娘变得忧心忡忡的,因为她担心青花会情有独钟喜欢上周默华。她也不是歧视周默华,只是她害怕青花会受到伤害。像周默华那样独身生活多年的古怪男人,怎么能给得了青花幸福呢?

于是,她又去找青花谈心。可青花却矢口否认自己喜欢上了周默华,让她感到十分无奈。

“哎呀阿娘,我没有喜欢的人,只是不想那么早就嫁人罢!我还想多陪您几年呢!”

“男大当婚 ,女大当嫁。傻丫头,哪有姑娘会不嫁人的?那岂不会被别人笑话?再说了,你都快二十岁了,也不小啦!变成老姑娘后,我看谁要你。”

“阿娘要我啊!”青花软软地靠在李厨娘的身上甜甜地笑着撒娇道。

李厨娘宠溺地捏了一下她小巧的鼻头,轻叹道:“唉,真是拿你个小丫头没有办法啊!那好吧,你的婚事就押后再说。”

青花惊喜地抬起头来看着李厨娘说:“谢谢阿娘!阿娘真好!”

李厨娘突然收起慈爱的脸色,摆出严肃的神情对她说:“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青花问:“好。什么事?”

李厨娘说:“你要保证你不会喜欢上周默华。”

青花愣了愣,才勉强笑道:“阿娘,我说过多少遍了,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上一个年纪大到差不多可以当我爹的老男人嘛!我向您保证⋯⋯我不会喜欢上他的。”

“嗯,那就好。”得到青花的保证之后,李厨娘这才放下心来了。为了保护青花,她宁可她晚点嫁人。

李青花这辈子做过最出格的事情,就是瞒着她阿娘偷偷去跟踪调查周默华。因为周默华这人深居简出的,所以她必须要躲在他家附近蹲点才行。

此时正躲在草丛中等待观察的李青花,突然间就觉得自己现在的行为很像是一个猥琐的小偷要做的般,不禁失笑出声,但随后她便紧紧地捂上了自己的嘴巴,可眼里分明仍带着几分顽皮的笑意。

在她等得快要睡着的时候,那个男人终于开门出来了。于是,李青花便悄悄地跟在了他的身后,尾随着他。

由于周默华人高腿长步阔,所以她跟得很辛苦,既要快又要静。她一边小跑着追随一边在心里暗骂周默华:哎!这讨厌的老男人周默华,怎么体力这么好走这么快呀!我的腿都快断了。

眼看着周默华沿着绿林小径拐弯走进了一间朴素的小石屋里,青花便贴在门边的墙角站着,一边往里面偷瞟,一边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看看。她想:一不做二不休。就算进去后被他发现了,我也可以说是巧合的呀!好,进。于是,她便蹑手蹑脚地钻进小石屋里去了。

小石屋里点着蜡烛,光线昏黄,却足以让人看清眼前的一切。青花看到周默华正在一块朱红色的牌位前上香,然后揖手拜祭,动作奇特而诡异。他到底在干嘛呢?参拜祖先?可今天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啊!好奇战胜了她的恐惧,于是她便大着胆往前走近了一点,想要看清楚那牌位上的字。

而当她看清那牌位上的字的时候,吓得几乎跌倒在地!因为那牌位上分明用标准的楷书写着“周默华先将之位”!

周默华是在拜祭自己?难道⋯⋯他他他早就死了?那眼前这个岂不就不是人?这么一想,青花便感到毛骨悚然,后背发凉。正在她想要转身溜掉的时候,一把浑厚的声音却骤然响起来了:“其实我一直都知道你在跟踪我。我知道你们是怎么看我的,但无所谓。我只能告诉你,我不是鬼,你也不用害怕。”

周默华转过身来平静地朝眼前惊慌失措的女孩说道。

青花死鸭子嘴硬道:“我才没有跟踪你呢!不过是巧合,你以为你是谁呀?还有,你说你不是鬼,那为什么你在拜祭自己!”

周默华看看她一脸倔强的样子,恍然想起了一个藏在心底许久的故人。这小丫头,还真有几分像她呢,一样的单纯,一样的要强,一样的不甘落于下风。

他冷淡的脸色稍微缓和了点,淡淡地对她说道:“我没有必要告诉你关于我的任何事情,你走吧!”

青花觉得他很是嚣张,心下很是不快,便一挥手一跺脚的转身离开了。

“小菲,这孩子真像你,可她不是你。你会在哪里呢?”周默华喃喃低语道。

虽然李青花对周默华的印象不怎么好,可不知为何,她就是无法做到真的讨厌他。

一天,黄杞村里来了一个巫婆。她占卜一算,算到村里有异人,于是她便随机找村民询问,而刚好那个村民正是李厨娘。李厨娘告诉她周默华是这个村里最奇怪的人。巫婆又占了一卦后,脸色突然变得十分严肃。她对李厨娘说:“虽周默华是一个异人,可他曾经也是一个英雄。你们可以不喜欢他,但切记莫要伤害他。”至于他的过去和真实身份,巫婆却死活不肯说,只道:天机不可泄露,否则轻则折寿,重则天灾。临走前,她又意味深长地对她说了一句话:“他们是有宿世姻缘的,经历过那么多的劫数,今世谁也折散不了他们。愿好自为之。”

李厨娘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她根本就不知道巫婆所说的他们究竟是谁,和她有什么关系。

巫婆和养母所说的话,李青花全听见了。她想,像周默华那样脾气古怪的人,怎么会是英雄呢?

李厨娘得知周默华是异人后,更严令青花不许再去接触他了。虽然曾经是英雄,也许是一个好人,可他跟青花相差太多了。她只希望青花能拥有平凡踏实的幸福。

“周默华,你不喜欢我,你会后悔的!”

“不会。请你离我远一点。”

“哼!不知好歹的老男人!”

“对,我比你老,配不上你。”

“你⋯⋯讨厌!”

⋯⋯

往事如潮水,即将把他给淹没。在深寂的夜色里,他任由凉风吹起自己微鬈的发稍以及单薄的衣角,而惘顾夹在指缝间的烟头所散发出来的淡淡热气。

其实当初,身为军人的他并不喜欢单纯幼稚的学生妹李菲铃的,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反感,因为她总是我行我素,做事随心所欲,所以他便觉得她是一个很自私很没有责任感的长不大的小女孩。而李菲铃,原来也很讨厌他的,说他太古板了,不苟言笑,让人望而却步。本来互相看不顺眼的两个人,却偏偏被命运用红绳给系到了一起了。在阴差阳错之下,周默华成了李菲铃的贴身保镖,两人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彼此都觉得很尴尬。尤其是李菲铃,她费尽心思想尽一切办法来驱赶周默华,但人算不如天算,每次的恶作剧到最后倒霉的总是她自己。因此,她更恨周默华了。于是,李菲铃不得不使出最绝的杀手锏来了-那就是假装喜欢上周默华并倒追他缠着他不放,让他忍无可忍自动离开。可她万万没想到,他竟然对她所做的一切都视若无睹。自尊心严重受挫的李菲铃原本想要继续变着法儿折磨周默华的,可不料这时却传来了外敌入侵杀害无数同胞的噩耗,而周默华便自请上前线抗敌去了。在民族危亡之际,李菲铃才表现出了自己大气睿智的一面来。她积极支持配合抗战,为抗战贡献出了自己最大的力量。当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她心中也保留着一种信仰,那就是:宁死不屈。

在周默华上战场的期间,李菲铃才发现原来自己早就喜欢上他了。他不在身边,她总感觉自己的心里好像缺少了点什么似的。于是,她便默默向天祈祷:只求周默华能够平安回来。若他能平安回来,我便向他表明心意,再也不任性。

后来,周默华带着满身伤疤下了战场了。当李菲铃看到那样的他后,感到十分痛心。因此,她便一直陪在他的身边悉心照顾着他。明明是对他好,可她却又不肯承认,说只是在为弥补自己曾经犯下的错误而补偿他。周默华也不是傻子,他慢慢感受到了李菲铃的可贵之处,并逐渐爱上了她。虽然两人日久生情,可谁都没有明显地表现出来。直到周默华的青梅竹马方芳出现在他们身边的时候让李菲铃感觉到了危机感,她才不顾一切地正式向他告白。虽然周默华知道如今她是真心的,可却也没有接受。他对她说:“小菲,我们要以大局为重。”

因此,李菲铃便失望地离开了他。她并不知道,其实他已经把她视为自己生世惟一的爱人了。原本,他也是打算向她告白并且许誓的,但临时他却接到了上级的最高任务指令:潜进敌方军营、窃取情报。为了完成极其危险的任务,也为了护她周全安好,他宁可被她误会,独自默默承受一切。

当他顺利完成任务并被授予上将军衔后,已经过去了三年了。即使身边有许多美丽优秀的姑娘痴迷地喜欢着他,但他都不为所动,一心要找到失去联系的李菲铃。可无论他如何疯狂地寻找,都未果。

而离开了周默华的李菲铃亦是在别的地方日夜思念着他,并为此决心终生不嫁。

天各一方,同心不渝。

再次相逢之时,乱世仍旧金戈铁马,狼烟依墟。荒野上,两人四目相对,一眼万年。正当周默华想要走近李菲铃的时候,他蓦然抬首好像发现了一些什么。随后,他便迅速地冲上前去把李菲铃给扑倒了在地上,然后又将她紧紧地护在了怀里⋯⋯

只听一声巨响从身后乍然响起-

浓郁的烟雾四处弥漫开来,映着人间好似惨白的仙境一般。

她是他心里最重要的人,即使没有明显地表现出来,可他知道,他会用自己的生命去保护她,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的。

爆炸发生后,李菲铃在周默华的保护下幸运地活下来了,可他本人却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自此杳无音讯,让她一直为他牵肠挂肚。

别人都说周默华肯定已经死了,可她却固执地不愿相信。她说:若他还活着,我会用一生去等待他;若他已经死了,我会用一生去怀念他。

可是,一直等到白发苍苍,她都没能等来他。她总是活在旧时的记忆里,不愿醒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