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当前位置: 主页 > 情感故事 >

水要喷出来我要喝/阴茎插入阴道

2019-11-04 15:35| ❤:  点击|来源:雨露谷

听到吴芬说「妈洗澡出来看到不好」,我的ròu棒腾的一下,更坚硬了。吴芬也感受到了。放下锅铲,反手打了我一下,说:「你个小坏蛋,说妈你那么兴奋干嘛」。

我也觉得好奇,不知道自己今天是怎么了。但还是嘴硬,说:「傻老婆,我顶着你的屁股,和你妈有什么关系」。

吴芬说:「没有最好,快点啦,好老公,端菜去吧,待会用我给你送的小三」。

 文学

我觉得我需要冷静下来,毕竟有岳母这个外人在,万一她出来看到也不好,于是放开吴芬,把菜端出去。菜热好后,岳母还没洗完。吴芬在那里叫:「我的妈妈啊,快点出来吧,菜热好了」。

里面回答:「快了」。

我和吴芬在沙发上等岳母,我说:「你妈怎么比你还磨蹭啊」。

吴芬说:「没办法,妈从我记忆开始就这样,还很爱美」。

我哦了一声,不说话,继续看着电视。吴芬说:「我本来以为你和妈会合不来,但今天看你表现挺好的,我很欣慰」。

我抱着吴芬,说:「我也不知道怎么了,这次见到你妈后,没有了以前对她的那种恨意」。

吴芬幸福的笑着,说:「那最好,你可别打歪主意」。

我说:「咱们老这样拿你妈开这种玩笑合适吗?」

吴芬说:「好像还真不合适」。

我说:「是啊,以后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了,我倒无所谓,还嘴上沾光,她老人家听到多难为情,我想可能是我要当爸爸的原因,对以前的很多事,看的开一些了」。

吴芬满足的亲了我一口,说:「看到你能释怀,我真的很开心」。然后躺在我的怀里。

不一会儿,岳母出来了。她侧着头,用毛巾揉搓着微卷的湿发,一袭质感很好的蚕丝睡裙将岳母的身材拉的修长,胸前两坨白花花的ròu若影若现。吴芬大声的说:「瞧你那熊样,第一次见妈妈?」

我觉得不好意思,竟无言以对。同时我也清晰的看到岳母的脸,瞬间红了。

真的搞不懂,岳母的脸为什么这么容易红。

岳母用毛巾把头发卷起来盘在头上,说:「小李,是不是看这睡衣眼熟啊,这是你送给妈的,忘记了?」

我佩服岳母的应变能力和打岔,但想不起来我何时送过睡裙给她。倒是旁边的吴芬说,「是啊,还真好看,这个可是小李子上回挑了好久给你挑的,我想要都没给我买」。

我这才知道,肯定又是吴芬背着我用我的名义送礼物给岳父岳母,这么多年,也难为她了,一边是父母,一边是我,她一直都在中间调解。

我说:「你是小吴子,不过这裙子确实配妈的身材,好看」。

岳母说:「好看是好看,就是不太敢穿,平常你爸都说我老太婆不适合穿这个了,先吃饭吧」。

吴芬说:「我爸那是老古板,别管他的眼光,我们吃饭吧」。

就这样,三人吃了晚饭,吴芬和岳母抱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聊天,直到十二点,才被岳母威逼利诱着去睡觉。

各自回房间之际,我说:「既然这样,那你还不如和妈睡」。

吴芬说:「我倒是想和妈说,但我和妈睡了,谁满足你啊」。

在一旁快要回房间的岳母,脸又红了,让我想笑,为什么这么容易脸红呢。

我说:「在妈面前也乱开玩笑,妈坐了一天的火车累了,快点一起回房睡。」

吴芬依依不舍的把岳母送进了房,然后回到我们的房间。此刻,我已脱光,

xià tǐ又硬的不能自已。吴芬看到我一柱擎天的小弟弟,用手指弹了弹,说:「委屈老公了」。

我说:「就知道说官话空话,啥时候来点实际的」。

吴芬撒娇的说:「那不然呢,你要臣妾干什么」。

我说:「我要你干我」。

吴芬说:「乖,医生说,还要半个月左右zuò ài才好了,现在危险」。

说着,从抽屉里拿出她给我买的自慰器,「今晚就让小三服侍你」。

我虽很想和吴芬zuò ài,cāo她的逼,但一想到肚子里的孩子,还是忍了。毕竟<br/></p><p>男人,尤其是作为一个真正的男人,要为另一半负责。

我示意吴芬关了灯,将自慰器上涂上润滑油,然后快速的进入。瞬间jī bā被暖暖的海洋包裹起来,说实话,这个自慰器做的真的很逼真。但不知道为何,今

晚我套弄了很久,依旧没有想shè的冲动,吴芬也为我着急,让我摸她的大nǎi子,和我舌吻。甚至里面的润滑油干了,又重新弄上润滑油,依旧没有shè的yù望。吴芬毕竟挺个大肚子,累得躺在那里不动弹,任我摸她的nǎi子。

jī bā依旧坚挺,吴芬看了看手机,说:「已经快一点了,老公快shè吧,不然妈都吵醒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异常的激动和兴奋,快速套弄着,仿佛内心的G点被触摸,握着吴芬nǎi子的手也更用力了。听着吴芬轻声的呻吟,想着某个我不该想的女人,那么一刻感觉到天昏地暗,很快就shè了。

事后,吴芬用纸巾帮我清理。我躺在床上,回想刚刚发生的事,以及高潮之际所想的女人。有了深深的愧疚感和罪恶感。

吴芬帮我清理完后,很快入睡。而我,陷入沉沉的深思中,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多,估计是吴芬喊了我没醒,所以自己一个人去公司了。

因为昨晚用自慰器打了飞机的缘故,我感觉下面有点黏黏的不舒服,所以起床去洗澡。浴室就在我卧室的隔壁,我迷迷糊糊的到了浴室后,才发现哪里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当热水从我的头上淋下来,我瞬间清醒过来,然后把喷头关了,在浴室的门上附耳听外面的动静,果然,外面有电视的声音,也就是说,岳母一直在客厅看电视。难怪我刚刚虽然迷糊迷糊的,但又觉得哪里不对劲。

顿时我一阵羞愧,一想到自己是luǒ着身子从卧室到的浴室,也不知道有没有被岳母看到。纠结了好一会儿,我才想通,就算看了也已经看了,我就当什么都不知道。只是以后习惯在家里luǒ着的习惯确实要改了。

站在淋浴头下面,清理着自己的xià tǐ时,昨晚shè精之际的思绪又涌入脑海,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吴芬说岳母那么兴奋,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以前对岳母那么讨厌甚至到恨的程度,现在却怎么也提不起来那种恨意了。想到岳母昨天在车站忽然要倒下的那一瞬间,竟然有点心疼,又想到岳母靠在我身上的感觉,jī bā竟让不自觉的映如磐石了。

但很快我就勒令自己停止这些想法,毕竟她是我岳母,怎么可能往那些方面想,也许是我太久没碰女人的缘故了,一这么想,竟然觉得有点对不起吴芬,想到吴芬对我的好和付出,jī bā才慢慢软下来。

快速的洗完澡后,我才意识到一个问题,没带衣服进来。这可把我愁死了,总不可能叫岳母帮我拿衣服进来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