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当前位置: 主页 > 情感故事 >

污甜宠文现言多肉:女朋友一个月没做特别紧

2019-11-09 14:20| ❤:  点击|来源:雨露谷


当然,更刺激的是,今天的许晓雅竟然穿着一条黑色蕾丝小裤......

 

“胡......胡师傅......”这时,许晓雅停下动作,突然开口道。

 

“怎么了晓雅,你现在是不是特别紧张?”努力控制住自己冲动的情绪,老胡喘着粗气道。

 文学

 

“有......有点......”死死咬着下嘴唇,许晓雅很是不好意思道,“也不怕你笑话,除了阿虎外,可从来没有第二个男人碰过我那个地方......”

 

“晓雅啊,你看看,你是不是又忘记我刚才说的东西了?医者仁心,像你这样的患者我可见识过不少,但在我们面前,都是一视同仁的,根本就没有性别上的区分,而我们唯一的愿景,还是希望患者能早日康复,所以啊,你就放轻松一点,不要想太多,反而给自己造成太大心理压力了。”

 

表面这么说着,老胡心里却忍不住腹诽,按照许晓雅的说法,在嫁给赵虎前,这娘们还是个处女不成?恐怕顶多是一套说辞而已,拿不上台面,他也根本不信许晓雅是个清高的人,指不定在横店影视城做花旦那会,和不少导演有过情感上的纠纷呢......

 

这也是村里大部分男人,认可的一种说法,不然又怎么可能这么轻松的嫁给赵虎?在许晓雅眼里,赵虎这个角色,估计就和接盘侠差不多,捡了别人的漏。

 

而在老胡的“询询开导”下,赵晓雅还是慢慢放下了自己的心理防备,一咬牙,她干脆褪下了自己的裤头,然后把头扭到一边,红霞直接弥漫到了脖子边,哪怕她三十出头了,这点最起码羞耻心还是有的。

 

如今的她,也只能用“治病”这个理由来安慰自己......

 

在看到赵晓雅神秘地方的时候,老胡瞳孔猛然瞪大,呼吸加剧到了一种猛烈的程度,他只感觉喉咙口堵的厉害,都快有些喘不上气了!

 

他根本想不到,一个三十岁的女人,那儿竟然会如此青春,保养的和二十岁少女似的,完全不是他想象中的那种形态......

 

莫名间,他的脑海升起一种大胆的想法......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把嘴凑上去.....

 

但很快,他还是深吸一口气,努力克制住自己这种七上八下的想法。

 

“晓雅,你做好准备,我要开始了......”颤颤巍巍抬起双手,老胡道。

 

“嗯.....”声若蚊音的应了一句,许晓雅依旧把头扭向一边。

 

很快,老胡的双手靠近许晓雅的大腿位置,他一只手按住许晓雅的腰部,另一只手直接......

 

“啊.....”在这个过程中,许晓雅忍不住发出一阵旖旎的声音,一股彷如电触般的酥麻感觉从那儿扩散开来,渐渐向她全身蔓延......

 

女人的那儿是什么感觉?其实,做了几十年的老中医,老胡还是有过不少类似的体验,而现在的许晓雅,却给了他一种特别的感觉......

 

那种感觉数不清,道不明,却存在一种特殊吸引力,让他忍不住升起往里探索的欲望......

 

不过,事情都到了这个关口,老胡反而显得不疾不徐了,毕竟许晓雅已经成了捻板上的鱼,可以任由他宰割......

 

“胡.......胡师傅,还有多久能好啊?”尽管那儿传来的感觉让许晓雅心情忍不住愉悦,可作为一个女人,基本的羞耻心还是有的玩,更何况,她还是有夫之妇,这要是被赵虎知道了,后果是难以想象的.......

 

“先别急,我还得找你那个穴位,需要一定时间。”说着,老胡开始持续探索起来,很快,他触摸到了那个位置,才稍微一用力,许晓雅的娇躯就忍不住颤抖起来,两条嫩白大长腿扭曲在一块儿,目中神情渐渐迷离......

 

意识到许晓雅已经进入状态,老胡忍不住亢奋,如果接下来发展胜利的话,他很可能能得到许晓雅,再转而去赵大庆那儿“领赏”......

 

想到能得到赵小妍这小妮子,他就愈发亢奋了......

 

毕竟,女人一旦疯狂起来,所有的底线都会被打破......

 

然而,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屋外,突然传来了敲门声,伴随着赵虎那洪亮的声音:“胡师傅,你在家吗?”

 

顿时,老胡一个哆嗦,原本所有堆积起来的情绪,欲念......在此刻直接化为泡影,身下,也传来了湿漉漉的感觉,在这种刺激下,他的阀门竟然被打开了......

 

“胡....胡师傅,怎么办?”意识到门外站着的是赵虎,她的正牌老公,许晓雅也慌了,直接就坐了起来,慌忙中,她赶紧套上自己裤头,还整理了一下裙角。

 

“没....没事,你先躲起来,我出去挡挡。”其实老胡也挺紧张的,这简直就是被赵虎抓了个正着,要是被他看见屋子里头的一幕,凭着赵虎的急性子,后面会发生什么,可想而知......

 

想到这儿,他赶紧把屋角的衣柜打开,让许秋雅钻了进去,在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后,才过去开了门......

“胡师傅,你在里面做什么,怎么这么久才过来开门?”狐疑地看了老胡一眼,赵虎道。

 

“今天早上我去鱼塘看了下,回来有点累,这不补了个觉嘛,怎么,赵主任过来找我有事?”老胡打着哈哈道,尽管他对赵虎这家伙不太感冒,但表面还是故作恭敬的样子。

 

“说到鱼塘,我倒是有个事情想和你商量商量。”点点头,赵虎道,“不瞒你说,刚我就是从你家鱼塘回来的,这几个月收成不错嘛,我看那些鱼块头都挺大的,一个个都跳出水面......”

 

“嘿嘿,这可多亏赵主任你能张罗着把鱼塘承包给我,不然我可是连养鱼的机会都没有。”说出这番话,老胡只感觉膈应的不行,要知道,在承包鱼塘的时候,赵虎可是三番五次加价,甚至向他索要了一些好处费,如果不是看着这片地方风水好,适合发展养殖业,老胡才不干呢。

 

老胡有很强的预感,赵虎能在现在这个时候登门拜访,一定没安多少好心。

 

果然,很快赵虎开口道:“老胡啊,你看看咱们村还挺穷的,这四面都是被山围住了,只能通过一条硬化路走出去,至于村民们呢,也就种种一些基本的庄稼维持维持生活,倒是你不一样,县城过来的人,算是见过世面的,我相信你也有一颗善良的心,能帮助一下我们,所以啊,等你这鱼塘丰收的时候,能不能把一半的鱼,交给我们村委会去处理啊?”

 

“赵主任,我这可是小本生意,平时买饲料,鱼苗,加上承包鱼塘就花了不少钱,也就勉强赚个人工成本,你这直接要我把一半的鱼交出来,我这还不得亏个底儿掉啊......”面露难色说着,老胡暗暗把赵虎的祖宗十八代数落了一遍,这家伙还真是会狮子大开口,他这种行为,和抢劫又有什么两样?

 

“呵呵,反正我把话撂这儿了,具体能不能执行,是你的事情,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不然......”冷笑一声,赵虎道,“如果不是看在你会给我老婆治病的情况下,那就不只是一半了......”

 

听赵虎这语气,明显是势在必得,没法,老胡只能点点头道:“行吧,我这个鱼塘还有半个月就丰收了,到时候赵主任你派人过来拉一半就行。”

 

“哈哈,胡师傅,这才像话嘛!”听到老胡的话,赵虎笑颜逐开,还顺势揽住老胡的肩膀道,“对了老胡,我今天来这儿呢,还有一件事想告诉你......”

 

“什么事?”老胡问道。

 

“你知不知道,最近我们关山镇新上任了一名美女镇长,而且啊,我听说她一直都有痛经的老毛病,如果能和她打好关系,甚至发生一些什么,那咱们以后在整个关山镇,还不得横着走啊......”这番话说出来,赵虎嘴角一撇,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

“人家好端端的一个镇上,又怎么会看上咱们,再说了,我老胡年纪大了,也不喜欢掺和这些事情,还是好好养我的鱼吧,这样过的实在一些。”几乎没有多想,老胡直接摇了摇头。

 

在赵虎走后,老胡回到屋子,许晓雅也从衣柜里爬了出来。

 

“胡师傅,我家那口子应该不在外头了吧?”还是有些胆战心惊,许晓雅道。

 

“他已经走了。”老胡回答道。

 

“对了,他找你说啥事啊,我怎么听到了有关鱼塘的东西?”

 

“呵呵,你家赵主任要我在鱼塘丰收的时候,把收上来的一半鱼上交给村委会。”苦笑一声,老胡道。

 

“啊?这和抢劫有什么区别啊?”瞳孔微微一缩,许晓雅还挺仗义的,当时就开口保证道,“不行,今晚我就去和阿虎说说,让他少打你的主意,毕竟你一个人在这养鱼也不容易,他这种做法,和卸磨杀驴又有什么区别啊?”

 

“不用了,谢谢你的好意,但我估计他已经下定决心了,可不是几句后就能更改的。”叹了一口气,其实现在老胡挺想告诉许晓雅赵虎和村口小卖部老板娘张小莲在玉米地干的那些事情,但转念一想,这毕竟是人家的家事,搞不好赵虎之前就和村子里不少女人有过纠葛呢,自己横插上一脚,反而不太好。

 

“对了胡师傅,咱们这个治疗还要继续吗?”似乎想起了什么,许晓雅突然道,面色也渐渐红润起来。

 

“下次等你发病的时候再来吧,这个是需要一定周期的,短时间内也根治不了。”老胡违心道,实际上,如果不是受到赵虎的惊吓,导致自己那儿一泻千里,他还真会有再次一战的想法......

 

“那行,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在许晓雅走后没多久,赵大庆来到了院子里头。

 

“胡叔,怎么样了,我刚过来的时候看到许晓雅从你院里头出去。”点起一根烟,赵大庆道。

 

“没怎样,我和她之间也没发生什么。”老胡如实道。

 

“不应该啊,我看她走出去的时候脸还挺红的......”赵大庆有些犹豫道。

 

“那只是你的错觉。”顿了一下,老胡道,“大庆啊,其实我仔细想了一下,感觉哪哪都不对劲,虽然你和赵虎有仇,但为什么要牵扯到许晓雅身上去呢,虽然许晓雅是赵虎老婆,但她本性是不坏的,所以啊,你有什么怨气,撒到赵虎身上去就行了,没必要弄得这么复杂,不过我得提醒你啊,现在可是法治社会,什么都得拧着点来,如果你真要报复赵虎,得走点正规途径......”

 

“胡叔,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许晓雅这娘们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让你改口改的这么快,我记得昨天你还好好的答应了我吧?”

“昨天是昨天,今天是今天,人的思想总是在不断改变的,总之这件事情,你以后就不要和我提起来了,我也不会答应你的。”

 

“好吧!”知道执拗不过,赵大庆只能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对了大庆,你中午留在我这吃饭吧,咱们喝两杯?”老胡突然道。

 

“下次有机会一定喝,我现在得去镇上一趟呢,有点事。”摆摆手,虽然笑着,但赵大庆还是有些不高兴,只是没有那么明显的表露出来。

 

在赵大庆离开后,老胡在屋子里待了一会,吃过中午饭,他又去自己鱼塘逛了一圈,回去的时候,经过村口小卖部,虽然门是关着的,但里头还是有阵阵争吵声传了出来。

 

“二柱,你看看你这个没用的家伙,我这嫁给你多少年了,咱们家还是一贫如洗,现在呢,还要把咱们女儿送出去,当初我可真是瞎了眼才会选择你!”这是张小莲的声音,明显有些激动,还带着浓浓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哎,小莲,我这不是没办法吗,你也知道,我妈一直躺在床上,雨墨又得上学,我也只能在地里种些庄稼维持一下生活,经济上实在是有些吃紧,但如果有了一个低保的话,那咱们就轻松很多了......”

 

“低保?你就净想着那个低保去了!”张小莲愈发激动道,“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已经把我送给赵虎了,再把咱们女儿送出去,那你还会剩下什么?而且,雨墨她才十七啊,她的未来还有无限青春,无限可能,我受点委屈没事,可我实在是无法想象,雨墨被赵虎那家伙......”

 

“行啊,依着你也行!”赵二柱道,“不过没了这个低保,咱们家会更加艰难,估计也就勉强糊个口,我妈这个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没事还得抓点药给她喝,所以我估计啊,雨墨这个书是读不成了,刚好我在镇上有个哥们,开理发店的,让雨墨去做个学徒,还能赚点钱,补贴一下家用,我们的经济压力也会小上不少,这样成了吧?”

 

“赵二柱,你混蛋!”听到赵二柱的话,张小莲气都快喘不上来了,语气中充满了深深的绝望,忍不住咆哮道,“你怎么还是这么老套的思想,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虽然咱们生活在山沟沟里头,但你又不是没在电视上看过,对于我们这种没有背景的家庭来说,只有读书,才是唯一出路了!你那样做,不就是变相要把雨墨的路堵死?现在她还不怎么懂事,可等她大点了,会不会怨恨你?这些你都考虑过没有?难怪你会窝囊上一辈子,这些都是有原因的!”

 

“是!我混蛋!我窝囊!”这时,赵二柱的声音也渐渐大了起来,“你说的这些我都认,但我又能怎么办?你以为我忍心看着我家雨墨和赵虎那龟孙上床?实话说,我老看赵虎那龟孙不爽了!仗着自己有点地下势力背景,在村子里横着走,还强行拉票,让自己当上村主任,又利用职务之便为自己谋取私利?说实话,在咱们柳沟村没几个看他顺眼的,但咱们又能怎么办,还不是默默承受,谁敢去当这个出头鸟,更别说赵虎在镇上还有关系!穷乡僻壤的地方,恐怕咱们的举报信还没传达上去,就被捂住了!”

“哼!不管怎么样,这两种方法我都不同意,雨墨不能不上学,也不能送给赵虎那家伙!”

 

“我是这个家的主人,该怎么样,是我说了算!”

 

“什么主人不主人的,打我嫁给你来,这个家室谁操劳的多,难道你忘了?”

 

“行啊,你今天就是存心要和我翻旧账的是吧?不过没事,我也可以陪你玩,陪你一笔笔往前翻,你还记不记得,三年前那次半夜,你阑尾炎发作,外头下着大雨,电闪雷鸣的,是谁背着你跑了几公里,才赶上一辆小车?”

 

“好啊,赵二柱,原来你把这些事情记得清清楚楚,就是准备好拿出来数落我,是吧?难道你忘了,你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窝囊废,别说在村子里没什么地位,抬不起头,就算是在家里,你都硬不起来,作为一个女人,我也有正常的生理需求,我容易吗我,而你呢,废物一个,这日子简直就是没有多少盼头了!”

 

张小莲话音刚落,便传来“啪”的一声脆响,伴随着赵二柱的怒吼:“贱货,我都说过了别提这个事,你怎么还挂在嘴边,故意刺激我呢!?”

 

“你现在都会打我了!真好!咱们离婚吧,大不了咱们不过了!”顿时,张小莲就哽咽了起来,随后,她打开小卖部门,跑了出去。

 

看着张小莲渐渐远去的背影,老胡只是微微叹了一口气,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起初的他单纯的以为,张小莲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生理上的需求,才和赵虎搞在一块儿,可刚才听到她和赵二柱的对话,看来,事情和他想象中的,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方向。

 

莫名间,他感觉有些悲哀了。

 

“胡...胡叔.....”这时,赵二柱也走了出来,看到老胡的那一瞬,愣了一下。

 

“刚才你们吵的挺凶的,你们的话,我也听了大半。”苦笑着,老胡如实道。

 

“唉,我可真是没用,小莲说的对,我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窝囊废!”狠狠一巴掌扇在自己脸上,赵二柱一屁股坐在门槛上,仰头看了一眼天空,叹气道,“胡叔,既然你都听到了,那我也不怕你笑话,就和你坦个白吧,是我没用,为了这个该死的低保,还要把自己女人,甚至自己女儿送出去,可我又能怎么办呢?我妈还躺在床上,别说劳动力,时不时的,我还要花钱去买药......”

 

“行了,别说了,你的苦我都懂,但你的做法,确实是不应该,也容易让一个女人寒心!”想了想,老胡道,“办法总是人想出来的,你们夫妻俩有手有脚,现在也不是旧的封建社会,我也相信你们是想改变现在这个局面的,只是方向上,可能有点差池。”

 

“胡叔,你是城里人,思维比较开放,会做生意,也会赚钱,但我不一样啊,我从小就没读过什么书,小学没上几年级就辍学了,现在只能简单识一些字,所以啊,我只能守着家里的一亩三分地,加上小莲的小卖部,维持一下收入.....”

 

“我都说过了,办法总归是人想出来的,你也别太贬低自己了,这样吧,你家里的田可以种着,顺带着可以给我打份工,我家鱼塘刚好缺个帮手,需要打理打理,我每个月的话,给你开一千五底薪,加上提成,怎么样?”

 

“有这么好的事?”双眼一亮,赵二柱道,由于柳沟村交通闭塞的缘故,对于他来讲,这每月一千五就是一笔巨款了。

“哎,县城里头这种事多了去了,有机会你可以去看看的。”笑着,老胡走过去拍拍赵二柱肩膀道,“从明天开始,你就过来报道吧,还有小莲啊,你最好现在就去劝回来,好好和她说说,夫妻嘛,总是这样,床头吵起床尾合,这太正常不过了,这关键的地方啊,还是得好好说话,好好沟通,这样才长久嘛!”

 

“好嘞胡叔,我现在就去把小莲找回来!”有了老胡的鼓励,赵二柱兴致高上了不少,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也发生了很明显的变化。

 

“胡爷爷?”在赵二柱离开后,老胡身后突然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等他回头看去,出现在他身后的,赫然是赵小妍这个小妮子,现在的她,穿着一条白色小裙子,露出两条嫩白大长腿,还扎着长长的马尾辫,举手投足间,满是青春的气息。

 

“小妍啊,身体还会不舒服吗?”故作老派,老胡笑着道。

 

“还....还好......”听到老胡的话,赵小妍面色不由一红,脑海里不由浮现老胡给她发功时的情景,如果不是大伯突然敲门,恐怕胡爷爷就进去那儿给她治病了吧?

 

“嗯,以后还有不舒服的地方,可以找你胡爷爷。”走过去的时候,老胡在赵小妍肩膀上拍了一下,小妮子肌肤倒是挺柔软的,虽然隔着一层肩带,但他还是能感受到那抹丝滑。

 

“胡.......胡爷爷......”眼看着老胡马上要离开了,赵小妍突然叫住道。

 

“怎么了小妍,你还有什么事情吗?”转头看了赵小妍一眼,老胡疑惑道。

 

“你现在还能发功吗?”眨巴着漂亮大眼睛,赵小妍一脸天真道。

 

“发.....发功......”赵小妍的话倒是把老胡给吓了一大跳,当真是童言无忌,估计小妮子还不明白发功的具体意思呢......

 

“小妍啊,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努力平复住心神,老胡故作镇静道。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