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当前位置: 主页 > 情感故事 >

好深好大师傅|一篇能让你湿的文字

2019-12-03 14:14| ❤:  点击|来源:雨露谷

居然对这比自己小了三岁的半大小子有了感觉,是因为他长的帅气,还是他的嘴巴太能说了,王秀梅自己也不知道,只不过觉得被这小子一撩拨,自己脸红心跳就好像又回到了少女时代一样。

气氛有点暧昧,看王秀梅到现在还不反抗,徐良才的胆子更大了,悄悄的往王秀梅的脸上亲去。

“嫂子,你皮肤这么好,是不是每天都是用洗米水洗脸的?我听说城市里的女孩都用这招。”

“你知道的倒是挺多,不过你说错了,我没用洗米水。”王秀梅没好气道。

 文学

“啊!嫂子,你没用洗米水皮肤都这么好,要是用了,那不是美若天仙?”徐良才震惊道。

要不怎么说徐良才嘴巴讨女人喜欢,几句话,就让王秀梅没了之前的成见。

“你张哥在外面等着呢!你在这厨房干什么?”王秀梅无奈道,说话时脸色通红,胸前鼓鼓的非常不舒服,主要是之前被徐良才勾动起来的火没有下去,浑身燥热比较难受。

“看你啊!嫂子!”徐良才在身后笑道,然后一语双关的道:“馒头可真大,我能摸摸吗?”

一句话,王秀梅顿时又羞恼了起来。全身开始躁动难耐,说实话,自从嫁给老张后,她从未真正体验过一个女人的快乐,此刻被徐良才一说,不知道为什么,居然鬼使神差的没有反对。

徐良才可不放过这等好事,一双手覆盖了上去。

“好软啊!”徐良才感慨道,身体也贴合了上去。

“啊……”王秀梅哪里受过这样的,不由得声音都酥了,尤其是感受到身后被徐良才那挨着,下意识的,居然扭动了一下屁股。

这一下却让徐良才胆子大了起来,手开始不老实,往下移去。

“嫂子,你的皮肤弹性真好。”徐良才开口道。

“恩……”王秀梅轻珉嘴唇,淡淡的迎了一声。

“嫂子,你真香。”徐良才把自己完全跟王秀梅贴在一起,头埋进她秀发里,深吸一口。

王秀梅扭动着身体,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她就像是主动用自己肥硕的屁股,挨着徐良才那里。

徐良才摸着王秀梅的蛮腰,没有一丝的赘肉,顺滑无比,好像是上好的丝绸一般。

王秀梅微昂着头,迎合徐良才紧紧贴合着自己的那一处,她能感觉到,不同于老张,这个男人非常的灼热。女人的本能,让她浑身燥热,眼神迷离。

徐良才在心中窃喜,手开始不老实,在王秀梅蛮腰的肌肤上滑动着,时不时往下延伸:“嫂子,我能进去吗?”

王秀梅按住男人粗糙的大手,脑海里最后一丝清明:“良才,不要,嫂子还要干活呢。”

徐良才腰部一挺,在女人耳边吹着气:“嫂子,我这不就在跟你一起干活吗?”

王秀梅抑制不住的从喉咙里钻出一个颤抖的音符,柔软的身体竟然颤抖了一下。

徐良才抓到这个机会,手掌从女人裤带里滑下去,入手一片温热。

这是王秀梅身为女人最神圣之处,本能让她使劲的按着徐良才的双手。

可这景象,分明就像是急不可耐的女人抓着小情人的手,往自己那里带。

“嫂子,锅里的泥鳅快糊了。”徐良才不急不缓的施展着手指上的动作。

“你又在诓我,我放了三勺水的。”

“那倒也是,放的水多,倒是不怕泥鳅煮糊了。”

说着,徐良才手指一勾。

王秀梅不可抑制的叫出声来。

老张在外面咳嗽了一声。

王秀梅身子一绷,像是做了错事一样,直接推开徐良才:“不要告诉老张……你……你就当先前什么也没发生……你出去吧!我是不会跟你好的。”

徐良才一听,也明白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灰溜溜的走出来,心中十分不爽:“小娘们,迟早叫你自己脱裤子求我弄你。”

走进客厅,老张立即投来了询问的眼神,徐良才装作一脸无奈:“我看这事有点难办,嫂子这气性大。”

老张也犯了愁:“那咋办?”

“这事得慢慢来,哥,再喝两口我走了,我要再呆着,嫂子怕是要赶人了。”徐良才嘿嘿笑道。

喝完了黄鳝汤徐良才就走了,走时给王秀梅打了个招呼,人家理都没理他,倒是老张一直把他送到了大门外,还千叮万嘱叫他别忘记答应的事。

徐良才骑着自行车吹着晚风在村子里溜达着,心里却全都是王秀梅的影子,老张不说这事还好,一提起这事徐良才心里这团火就怎么也灭不下去,烧的他浑身难受。

徐良才偷偷摸摸的来到了村里张寡妇的窗檐下,轻轻的拍了拍窗户,屋子里亮着灯,张小花应该还没睡。

张寡妇名叫张小花,今年二十一比徐良才大一岁,她老爹是个财迷,前年要了十五万彩礼把她卖给了本村的赵德贵,不过赵德贵是个病秧子,结婚两年就死了。

徐良才能言会道,常做些暖人心的事,一来二去两个人就好上了。

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过不了几天就要幽会一番,张小花虽不如王秀梅那么娇俏,但是胆大泼辣,把徐良才伺候的跟神仙一样。

“谁呀。”屋子里传来了张小花警惕的声音。

“汪汪汪。”徐良才发出了一阵狗吠。

咯吱大门打开了,张小花披着外衣站在了门口,一看到徐良才在外边顿时喜笑颜开,一把揪住他的耳朵笑骂道:“赶紧进来吧,老娘还当你今晚不过来了呢。”

徐良才一进去就搂着张小花亲了起来,一只手用力的在她胸前揉捏着,张小花在徐良才的怀里扭动着身子,小声说道:“别,别,哎呀,门还没关呢。”

徐良才狠狠在她的肥臀上捏了一把命令道:“赶紧去把门关了,老子今晚要弄死你。”

张小花给徐良才抛了个媚眼,笑道:“来呀,老娘还怕你不成,就怕你没那本事。”

张小花刚关好门,徐良才就一把从背后搂住了她,一边在她脸上亲着一边用那里蹭着她,喘着粗气问道:“小骚货,是不是今晚一直没睡觉就等着哥哥来喂你?”

张小花双手扶着墙,用力的挺着自己的翘臀上下扭动:“快点来啊,别光说不练啊,你个棒槌有几斤几两我还不清楚啊。”

徐良才怒吼一声,拦腰把她抱起直接扔到桌子上,三两下剥成了白羊:“今儿个让你见识一下,我有几斤几两。”

弄了三五回,张小花已经不行了,身子软的像面条,一边叫一边催促道:“好了没有,饶了我吧,我实在受不了了,你这狼崽子今晚是吃啥了咋这么猛,这都第五趟了。”

徐良才一边运动一边捏着她的胸,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今晚刚在老张那喝了一碗黄鳝汤,劲大着呢。”

张小花在徐良才身下苦苦哀求,等他完事之后,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徐良才在她的光屁股上怕了一巴掌:‘咋样,今晚爽了没有。’

张小花点了点头:“嗯,爽死了。”

徐良才的身心都得到了满足,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点上,美美的吸了一口,张小花却突然用力的在他的脊背上扇了一巴掌,不高兴的问道:“我问你,你刚才和我做的时候,为啥叫人王秀梅的名字,你是不是对她有意思?”

徐良才心里一慌,矢口否认:“胡说啥呢,谁叫她名字呢?”

张小花用力的踢了他一脚,生气的说道:“你装个毛啊装,你不但叫了还叫了三次,我看你就是想弄王秀梅。”

说到王秀梅,徐良才就想起她那厌恶的眼神,没好气的说道:“我就是想上她,怎么了,想想还犯法吗?”

徐良才原以为张小花会跟自己哭闹撒泼,谁知道她就那样静静的看着自己,脸上还带着诡异的笑容。

“大狼狗,你要真想睡王秀梅的话,我给你想想办法。”

徐良才不耐烦的说道:“胡说啥呢,我就没那心思。”

张小花搂着他的脖子吧唧吧唧亲了两口:“你就当帮我个忙嘛,你去把她弄了,以后你叫我干啥我就干啥。”

徐良才瞅了她一眼问道“咋了,你跟王秀梅有仇?”

张小花撇了撇嘴:“没仇,就是看不惯她那高傲劲,不就多读了点书吗,神气啥啊。”

徐良才默默的抽着烟,故意叹了口气:“王秀梅傲气的很,这事要想弄成,你得帮我。”

张小花吧唧在他脸上亲了一口:“你就放心吧,明天等我电话。”

早上四点多,徐良才从张小花家里溜了出来,到底是年轻人,弄了一晚上现在还是精神百倍。

回到家里徐良才倒头就睡,迷迷糊糊的做了很久的梦,一会在和张小花弄一会又和王秀梅在弄,张村长在一边拍手叫好,还拿着手机在拍照...

一觉醒来,已是傍晚,躺着眯一会儿,张小花打来了电话:“大狼狗,快,快,王秀梅要去洗澡了,我今晚和她一起去,你先去水潭那埋伏着。”

“哪个水潭?”

“北边那个小山坡,往里边走四十来米,往左拐,里边有一个小水潭,村里的女人都爱去那里洗澡,一般都是几个人一起去,外边留一个把风的。”

徐良才的心立即热乎起来,没想到王秀梅还有这么大胆的一面,也不知道她脱光了长的是啥样...

徐良才一时间想入非非没有说话,张小花不满道:“想啥呢,是不是在想王秀梅光屁股的样子。”

“没有,没有。”

“想也没事,反正我就看那女人不顺眼,你快过来。”

徐良才立即从床上一跃而起,趁着夕阳的余晖,偷偷摸摸的找到了那个水潭,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藏了起来。

过了一会,王秀梅和张小花一人提着个小包来到了水潭边上,两个人说了一会话,张小花就往外走去,应该是去放风了。

王秀梅四处张望一阵,缓缓的解开自己衬衣的纽扣,露出一片雪白。

咕咚,徐良才咽了口口水,一眼不眨的看着王秀梅接下来的动作。

王秀梅迅速的脱掉了上衣,然后弯下腰拉开了裤子的拉链,薄薄的裤子缓缓滑落,然后她站起了身解开了文胸的扣子,随手一抛。

徐良才激动的握紧了自己的拳头,在心里不停地呼喊着:“脱,脱...”

仿佛回应徐良才一般,王秀梅慢慢的弯下腰,把那小裤兜儿褪了下来,臀如满月。

徐良才的双手用力的抓着草皮,眼睛瞪的比牛还大。

恨不得现在冲下去,趴在王秀梅的腿间看个仔细。

一阵山风吹来,山上的土坷垃被吹的哗啦啦的往下淌,王秀梅一把抱住了自己的胸,惊慌失措的问道:“谁,谁在那里。”

徐良才赶紧伏低了身子大气都不敢喘,眼睛却一眨不眨的看着王秀梅的酮体,内裤刚褪到腿弯,身子凹凸有致在风中微微发抖,别提多好看了。

过了一会,王秀梅觉得自己刚才可能太紧张了就放下了手臂,快速脱掉自己的小内内,慢慢钻入了水里,那里有一块大青石正好靠在上边洗澡。

王秀梅慢慢的清洗着自己的身子,不时撩起水花浇在自己的身上,冰凉的湖水叫她慢慢放松了心神,完全沉浸在这舒爽的感觉之中,丝毫不知在不远处有一双邪恶的眼睛,正在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她洗了一会,身体觉得一阵空虚,鬼鬼祟祟四下望了望,忍不住用手在胸前揉捏起来,她幻想着老张在自己的身上驰骋,可不知道怎么的,过了会,老张突然变成了徐良才。

这种幻想不但让她没觉得羞耻,反而有一种刺激感,不由得更加用力了,小嘴也微微张开,发出了几不可闻的轻哼声。

徐良才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这已经完全颠覆了王秀梅原本在自己心目中的形象,原来这个表面正经的女人也会做这种事情,嘿嘿。

王秀梅依然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不可自拔,下边的空虚感越来越强烈,终于忍不住把手伸了下去。

她的身子微微颤抖着,呼吸逐渐急促,眼神逐渐迷茫,迷迷茫茫中好像是有一个强壮的男人,正紧紧的抱住自己,不断的抚摸,亲吻……

徐良才惊讶了,没想到之前王秀梅表现的那么正经,可现在却在这荒郊野外用手解决?

看来这女人已经饥渴太久了。

他提前跑到老张家里去了,老张问他咋了,徐良才说:“张哥,要不,今晚把嫂子灌醉,咱试试看。”

老张斜着眼睛看了一眼冷声问道:“你小子有没有把握,要是王秀梅醒来之后反悔跟我闹,或者要告你,我可不帮你。”

徐良才一咬牙:“放心吧,哥,我徐良才不做没把握的事,今晚起码有七成机会。”

“七成机会?”老张皱起了眉头,看着徐良才的目光有点不善。

虽然说是他叫徐良才去勾引自己老婆的,可是听到自己老婆这么快被勾上手,他心里还是很不舒服的。

照他估摸着再怎么也得有三两月才行。

徐良才看老张不说话,摸了摸脸直接来了个以退为进:“哥,那你要不愿意就算了,当我啥都没说,我找张小花喝酒去了。”

说着作势要走。

“别,别”老张赶紧拉住了徐良才,砸吧砸吧嘴说道:“我就是觉得你小子这动作太快了而已,哎,你给哥说说,你是咋把王秀梅勾上手的,你都对她干啥了。”

徐良才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突然凑过去,在老张耳边小声说道:“哥,我嫂子左边屁股那里,是不是有一个小小的红胎记啊。”

老张身子一震,感觉身体里一股气在流动,那里似乎有反应了,他是又高兴又生气,深吸一口气沉声问道:“你俩做了?”

徐良才嘿嘿笑道:“哪能呢,不是答应过张哥你,要当着你的面做吗,没张哥你点头,我是不会碰嫂子的。这点你放心吧,咱这是治病,不搞别的。”

老张的眼角猛的跳动两下,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嗯,不错,办的很好。”

说着,又从兜里摸出了两百块扔给徐良才说道:“你去王老实家的熟食店里,给咱买点猪头肉回来,不要喝酒吗,没肉咋喝。”

徐良才也不想跟老张就这样把关系闹僵了,就拿着钱去买了酒肉,两个人大吃大喝起来,几杯酒下肚又开始称兄道弟了。

王秀梅回来的时候看到徐良才正陪着老张喝酒,心不由的猛跳了两下。

徐良才看着她湿漉漉的头发也是心中火热,大着胆子调笑了一句:“嫂子,去洗澡了啊,要不过来喝两口酒,暖暖身子,别冻感冒了。”

王秀梅本来是想骂徐良才两句的,可是话到嘴边却成了:“你又不是我男人,你管我这么多?”

这无疑就是调情了,话一出口在场的三个人都愣住了,王秀梅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老张的脸色,老张面无表情盯着自己的酒杯在发呆,徐良才则一脸坏笑的看着自己。

王秀梅手足无措,只好冷哼一声往里屋走去。

老张叫住了他:“秀梅啊,今晚别做饭了,正好良才买了点凉菜过来,你也一起来吃点算了。”

王秀梅冷冷的说道:“我不饿,不想吃。”

说着扭头就走屋子里去了。

老张看了徐良才一眼说道:“你等会,我进去劝劝。”

徐良才瞅着老张跑房间里去了,心里想着他不知道要怎么劝,难道是想趁机来一发,不过一想到他那病又觉得不可能。

过了一会,老张拉着王秀梅的手走了出来,王秀梅的脸蛋红扑扑的,徐良才愣了一下,随即轻笑了起来。

看来还真让自己猜着了,老张那里不行,不还有手和嘴吗,看秀梅嫂子这样子恐怕刚才被老张摸的不行了才同意出来喝酒的吧。

嘿嘿,这样也好,挑起了秀梅嫂子的兴致,待会自己也好下手。

三个人一起围坐在了桌子前,徐良才一脸殷勤的给王秀梅倒了一杯酒笑嘻嘻的说道:“嫂子,你少喝点,我给你用的小杯子。”

王秀梅推辞道:“别,我不会喝白酒。”

这老张啊,果然不愧是当村长的,确实有头脑,立马说了一句。

“今天良才生日啊,大家高兴高兴,少喝一点没事。”

说着向着徐良才眨了眨眼,徐良才赶紧说道:“对呀,嫂子,今天我正好过二十一的生日,我这孤身一人的也没啥意思,只好跑你家来沾点人气,嫂子你要是嫌我厌烦,我现在就走,以后再也不敢来打搅我张哥了。”

老张把酒杯往桌上一放,装作生气的说道:“良才,你这么说我就不高兴了,你过生日不找别人,来找我那就是看的起我,今天不准走,走了就是不给我老张面子。”

然后又劝王秀梅道:“哎呀,秀梅你就喝一点嘛,良才也是和我从小玩到大的,你说人家过生日你这么不给面子说得过去吗?”

王秀梅给这两个人忽悠的晕头转向的只好说道:“那行,我少喝一点吧。”

三个人轻轻碰了一下,徐良才和老张都是一口喝干,王秀梅却只喝了半杯就喝不下去了,还呛的咳嗽起来。

徐良才假装关心的拍了拍王秀梅的背关切道:“嫂子,你没事吧。”

王秀梅瞪了他一眼板着脸说道:“我没事,酒也喝了,我进去睡觉了。”

说着又要走,两个男人对视一眼,老张又说道:“秀梅啊,先别急着睡,去给我两弄点热汤,这光吃凉菜胃难受。”

王秀梅冷哼一声:“就你事多”

不过她还是乖乖的去厨房弄汤了。

徐良才把头凑过去对老张说道:“哥,这不行啊,秀梅嫂子不肯喝酒啊。”

老张笑道:“你不是鬼主意多嘛,我咋看秀梅对你不咋滴啊,你小子今天是不是在我这吹牛来着。”

徐良才想了一会,一咬牙:“哥,待会我要是有了啥出格举动你可别怪我啊。”

老张龇牙一笑:“你有啥本事尽管用。”

徐良才又屁颠屁颠的跑厨房去了,王秀梅一看他进来顿时有点慌张,故意板着脸说道:“你进来干啥,出去!”

徐良才笑嘻嘻的说道:“出去干啥,我还有话没对嫂子说呢。”

王秀梅怒道:“你今天要再在我这里胡说八道,不用你张哥,我用擀面杖敲掉你的狗牙,不信你就试试。”

徐良才嘿嘿笑道:“嫂子你干嘛这么大火气啊,我又没得罪你。”

王秀梅咬牙道:“你安的啥心思我不知道吗?”

徐良才嘿嘿笑道:“咱先不说这事,我是真有事给你说。”

王秀梅啐了一口:“你能有啥事跟我说。”

徐良才朝外看了看神秘兮兮的说道:“嫂子,你今天洗澡的时候我也在,就在你对面的山坡上,你干了些啥我都看的一清二楚。”

听了这话,王秀梅的脑子嗡的一下变得一片空白,身子软软的靠在灶台上,气的嘴唇哆嗦着却说不出一句话。

徐良才慢慢的靠近了她嬉皮笑脸的说道:“嫂子,其实你心里很想要是不是,要不然你也不会...”

“住嘴,你信不信我去村委会告你耍流氓。”王秀梅低声呵斥道。

“呵呵,这事只要你说的出口,你就尽管去说,我最多叫人打一顿,你以后还怎么挺起胸膛做人啊。”徐良才坏笑着在她胸口上一点。

“你,你不要脸。”王秀梅直接被她气的哭了起来。

徐良才走了过去,轻轻的把她抱在怀里,王秀梅挣扎了两下,但心慌意乱也不知道怎么反抗了。

徐良才在她的脸蛋上亲了亲,小声在她耳边说道:“嫂子,其实我也很喜欢你,要不然也不敢冒着得罪我张哥的风险来撩拨你。张哥那毛病我也知道了,上次喝酒的时候他说漏嘴了,嫂子你说你这两年都没给男人弄过,难道你就受得了吗?嗯?”

说着徐良才轻轻的戳了王秀梅那一下。

王秀梅面红耳赤心慌意乱,一方面受到了惊吓,一方面又被徐良才挑起了情丝,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徐良才趁机伸出一只手握住了她的胸,在她耳边小声说道:“嫂子,不如今晚你就给了我呗,待会大家一起喝酒,我把我张哥灌醉。”

王秀梅神色一紧刚要拒绝,徐良才却一下吻住了她的嘴然后上下其手,一番作弄之下终于迫使王秀梅轻轻点头,从鼻子里哼出了一声:“嗯。”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