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当前位置: 主页 > 情感故事 >

二位少爷上奶娘|豪门浪荡史-无删节

2019-12-03 14:15| ❤:  点击|来源:雨露谷

“人活着就是为了做……爱做的事。”段飞几乎是想也不想的开口说道。

“呸,粗俗。”叶芷晴好像一点都不意外段飞会说这种话,吐了口吐沫,骂道。

“是挺粗俗的。”段飞说着抓起叶芷晴的香烟,抽出一根点上,吸了一口,使劲皱了一下眉头,他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气质高雅的女人抽的香烟竟然这么烈。

“那文雅一点的呢?”叶芷晴心情好像好了不少。

 文学

“文雅一点?就是女人活着是为了找男人,男人活着是为了找女人。”段飞说完龇牙一笑。

“混蛋。”叶芷晴明显愣了一下,没想到段飞会这么说,好一会踩冒出一句话:“你就是不折不扣的混蛋。”

“我是混蛋,你也不是什么好女人,抽烟的女人没有好女人。”段飞扬起手中细长的香烟:“尤其是抽这么烈的烟的女人。”

叶芷晴没有反驳,这一刻的她好像彻底的获得了释放,再也看不出一点高雅的气质。在段飞的错愕视线下,叶芷晴竟然直接踢掉了脚上的高跟凉鞋,猛然向着车下跳去……

“你疯了……”段飞吓了一跳,这里可是几十米高的高架桥,更加上车流不断,万一出现意外……

叶芷晴赤裸一双洁白的小脚,也不管地上是不是脏是不是脚疼,向前跑了十几米才站住,回头看着段飞,张开双臂大叫道:“不错,我是想疯,可是我总也疯不了,啊……”

高架桥上车来车往,无数的司机经过时都忍不住探出脑袋看向这个赤裸着双脚站在马路上却美的让任何一个男人疯狂的女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

“午夜娇蕊”是一家中等档次的夜总会酒吧。

从高架桥下来后段飞原本是想赶紧送叶芷晴回去然后自己尽快回家,却被叶芷晴抓来了这里,最让段飞无语的就是叶芷晴直接一个电话打回去,竟然获得了云鼎老头的同意,让段飞看好叶芷晴,千万不要出什么事,晚点回去没关系。

段飞觉得叶芷晴的身上好像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秘密,云鼎应该也是知道这个秘密所以才会如此吩咐自己。

叶芷晴不知何时竟然蹦到了舞池中间的小舞台上,一只手里拎着一只高跟凉鞋,头上精致的发型早已散乱不堪,在舞台上随着狂暴的音乐尽情的扭动着性感惹火的身体,绝美的脸蛋,性感如魔鬼的身材,修长笔直的双腿,在舞池的霓虹灯照射下绽放出一种另类的颓废妖魅的气息……

舞池的小青年全都注意到了站在舞台上的叶芷晴,这个眼神迷离,手拎高跟鞋的女子就像是一个午夜里怒放的娇蕊,刺激的他们更加热情高涨。

段飞在舞台周围扫视一眼,忽然眉头使劲的皱起,他清楚的看见在舞池的边缘有几个小青年正在有意识的向着舞台接近,几个人看着舞台上叶芷晴的目光里充满了一种原始的意念……

“这个麻烦的女人。”段飞叹口气,酒吧夜总会这种地方本来就不太平,漂亮的女孩子被有心人欺负灌药等事情层出不穷。

如果是叶芷晴独身一人在这样的场合将会是什么样的下场简直难以想象,被灌药都是轻的,还很有可能会被有组织的团伙控制起来成为为他们用皮肉赚钱的工具……

段飞挤进人群一把拉住叶芷晴的胳膊,直接拽下舞台,他不想在这里惹事,唯一的办法就是快点带这个招风的女人离开这里。

“你干什么?放开我。”被打断的叶芷晴大声叫道,眼神迷离,一瓶多红酒让他神智完全处于亢奋期,根本分不清楚眼前的情况。

“跟我回家。”段飞二话不说,不管她如何挣扎,拉着她挤开人群向外走去。

“我不回去,你是我什么我,我凭什么要跟你回家?”叶芷晴用力的挣扎着。

段飞没有说话,而是拉住了她的胳膊加快了速度,眼角的余光看见那几个小青年正在从舞池的另外一边向着这里快速的挤过来。

“小子,快松手,你听见没,人家说不认识你,你就这样拉着人家,是不是居心不良啊。”为首的小青年拦在段飞面前,一脸的痞子气。

小青年两步走到叶芷晴身边,自我感觉很是英俊潇洒的道:“美女别怕,这里有哥哥在,有哥哥保护没有人能够欺负你,他要敢强迫你我废了他。”说着瞪了段飞一眼。

“你是谁,我凭什么要你保护?”叶芷晴眯着一双桃花眼瞥了这个小青年一眼,忽然一转身,抱住了段飞的胳膊,几乎整个身子都挂在了段飞身上,说道:“他是我姐夫。”

被叶芷晴紧紧的抱着胳膊,段飞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勉强才控制住心中的邪念,头疼看了一眼抱着自己胳膊的女人,转身向外走去。

这里他是一分钟都不想呆下去了,以前都是一个人在酒吧厮混,今天不同,他身边带着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美的让人会胡思乱想的美女。

 

“想走,没那么容易。”小青年眼神一动,顿时又有几个小青年从人群中走出,正好将段飞两人包围在中间。

 

舞池里其他人也发现了这里的不对劲,纷纷停下扭动的身体,好奇的看来。

 

段飞停下脚步,淡然看了一眼周围几个小青年,这几个不入流的小混混根根不被他看在眼里,问道:“你们想怎么样?”

 

“怎么样?你小子是第一次来午夜玫瑰吧,不懂这里的规矩是不是?”为首小青年冷笑一声走到两人面前,眼神很猥琐的落在叶芷晴身上,目光中充满了侵略性,“小子,这是你马子吧,这妞儿不错啊,看她刚刚扭的真够劲,那方面的功夫一定不错,嘿嘿,这样吧,你让你马子好好伺候我们兄弟几个一晚上,如果伺候爽了,今天的事就既往不咎。”

 

叶芷晴此时终于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猛然挣脱了段飞的手掌,抬脚使劲的踹在青年的要害,嘴里骂道:“妈的,竟敢打老娘的心思,找死啊。”

 

她这一脚又恨又准,就连段飞在一边看的都是头皮一阵发麻,被踹小青年身子一软就摔到了地上,裤裆里疼痛让他眼泪都流出来,一边轻哼一边怨毒的看着叶芷晴:“臭三八,敢踹你六哥,今晚我要不弄死你我就不是六子……”

 

“弄死我?看谁弄死谁……”让所有人都感觉到恐怖的是,叶芷晴不但不害怕,反而冲上前去,狠狠又是两脚踹在青年肚子上……

 

舞池里顿时响起了青年杀猪一样的惨嚎声。

 

叶芷晴仿佛还不解恨,准备再踹,段飞赶紧一把抓住了她,他可不想真在酒吧里弄出人命,想起刚刚叶芷晴那狠辣的两脚,段飞心里也是一阵发寒,奶奶的,这女人下手可不是一般的恨,幸好力气不大,否则那被踹倒在地的青年这辈子就算是残废了。

 

“麻痹的,你们还站着看什么啊,还不给我动手,给我把这个女的抓起来,我要好好报复,然后把她卖到窑子里,哎呦……”被踹倒的青年在地上大声的嚎叫。

 

几个小青年这才回过神来,一个个面目狰狞紧紧将段飞两人围住,其中一个青年对着段飞骂道:“小子,你马子敢伤六哥,你死定了。”

 

“哎呦……”一声惨呼,刚刚抓住叶芷晴一只胳膊的小青年忽然莫名其妙的倒在了地上,一路惨叫着滚出老远,让身边同伴同时愣了一下,然后几个青年同时向着段飞扑来。

 

“住手……”就在此时,一声低沉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几个前冲的小青年身子顿时一顿,有些惊慌的看向后面,人群分开,五个青年从人群中走出,为首两人其中一个在眼角有一道丑陋的刀疤,看起来十分狰狞。

 

“你们是不是不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也敢在这里捣乱?”刀疤脸色阴沉,狠狠的瞪了几个小青年一眼,在扫过叶芷晴的时候,眼中不由得闪过一丝惊艳,此时的叶芷晴已经不再迷乱,渐渐恢复了神智的她自然流露出一丝高雅和高贵,尤其是让人惊艳的容貌,在刀疤的印象里,这样脸蛋和气质的女人是不会出入这种地方的,她们要去也是更加高档的场所,或者是私人会所。

 

继而,刀疤的眼睛落在了叶芷晴身边的段飞身上,很随意的扫过去,并未在意,虽然段飞身上的衣服看起来十分考究,可是夜总会酒吧这样的场所出入穿着考究的男人实在是太多了,很多身份高贵的男人吃惯了山珍海味,偶尔也会来这种稍微抵挡的场所换换口味。

 

可是很快,刀疤的眼神忽然一跳,眼光再次看向段飞,只是看了一眼,刀疤的瞳孔不可抑制的收缩了一次,脑门上不由自主的冒出一头冷汗。

“刀疤?你怎么了?”站在刀疤身边的男子发现了刀疤的神色不对劲。

 

“没,没什么……”刀疤本能的身子一哆嗦,赶紧从段飞身上收回目光,强自镇定了一下,眼神冷冷的看向满脸怒火的青年,沉声喝道:“来人,把这几个闹事的给我仍出去。”

 

“是!”身后三人答应一声二话不说上前就抓住了几个小青年向外走去。

 

“刀疤哥,我们知道错了,我们以后再也不敢了,刀疤哥……”几个小青年吓得大声求饶,可是刀疤连看都没看他们一眼,他又偷偷的看了面前段飞一眼,赶紧闪开目光,直到段飞拉着叶芷晴走出酒吧五分钟,刀疤都有些魂不守舍。

 

“刀疤,你今天到底怎么了,那个人你认识?”黑脸男子奇怪的看着刀疤,今天刀疤跟反常,尤其是处理几个小青年的时候,这里是夜总会,说白了其实就是声乐场所,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很平常。那小六子几个人也是这里的常客,是几个无业小混混,平时还算老实,对刀疤和几个人很尊重。

 

“黑哥,那人好像是老大让注意的那人……”

 

“什么?”黑脸男子失声惊呼。

 

刀疤看了一眼黑脸男子,眼神充满了恐惧,赶紧拿出手机,走到安静处战战兢兢的拨通了一个平时并不敢打的电话。

 

“酒爷,我是刀疤。”电话一接通,刀疤马上谄媚的说道。

 

“什么事?”电话里传出一个低沉的声音以及嘈杂声。

 

“我看有一人和酒爷提醒我们注意的那人很像。”刀疤紧张的说道。

 

刀疤段飞的相貌详细描述了出来,然后恭恭敬敬的站在阴暗中拿着手机等着,好像是在等待一个命令。

 

“那男人带着一个女人?长的漂亮吗?”

 

“漂亮,不但漂亮而且很有气质,这种地方很少见那样的美女。”刀疤小心翼翼的说道。

 

“哦。”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再次然后传来阴沉的声音:“把那几个小混混的右手砍掉,那个带头的废了第五支。”

 

声音说完,“啪”的挂了电话。

 

刀疤与黑脸男子对视一眼,眼中的恐惧终于减轻,二话不说,快步向着外面走去,那里,三个大汉正在看守着那几个不开眼的小混混……

 

此时,在一座名叫“天堂”酒吧会的吧台后,一个身穿白色衬衫的青年正在调酒。

 

长长的碎发遮住了一半眼睛,昏暗明灭的灯光下显得邪魅如妖,修长洁白的手指在灯光下飞快的闪烁,几支酒杯和酒瓶在他的手中如同获得了生机,快速的跳跃出一个个完美的音符。

 

邪魅如妖的青年停止了调酒的动作,将调好的酒放在面前的吧台上,暧昧的笑道:“我今天心情好,今晚想陪我过夜的我请她喝这杯酒。”

 

红色莲花在马路上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让人目眩神迷。

 

“嘟嘟嘟……”

 

段飞伸手从兜里掏出老掉牙的诺基亚手机,放在耳边。

 

“哥,那几个敢打搅你的小子我已经让人处理了。”一个笑嘻嘻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很不务正业。

 

“石头,以后我的事不需要你插手。”段飞轻轻的说道。

 

“我知道了,哥,祝你今晚玩的愉快。”对方传来别有深意的笑声。

 

段飞“啪”的一声关掉电话,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坐在身边的叶芷晴。

 

石头怎么会知道身边这个让人犯罪的女人根本就是能看不能碰的禁制品。

段飞将车子停下,走下车掏出香烟点上,饶有兴趣的看着侧坐在车上的叶芷晴,直觉告诉她,这个女人的身上有秘密,而且还不简单,自己已经陪她这么久,没理由再继续陪她疯下去。

“姐夫,你是做什么的?”叶芷晴翻身从车上下来,依旧是赤裸着一双白生生的小脚,跳到了车身上。

段飞看了她一眼:“你觉得呢?”

叶芷晴笑嘻嘻的看着段飞:“姐夫,你知道你在我心里的形象吗?”

“什么形象?”段飞无所谓的问,他根本就不在乎什么形象。

“小白脸,你就是一个小白脸,在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我觉得你根本配不上我姐姐,你就是个吃软饭的小白脸。”叶芷晴说道这里叹了口气:“可是现在我忽然发现自己错了。”

“哦?”段飞有些好奇的看着她,问道:“哪里错了?”

“我觉得你很不简单,刚刚在酒吧我都看到了,你看见那几个小混混的时候一点都不害怕,反而充满冷漠,一个普通的人绝对不是你这样的表情。还有,那后来走出来的刀疤,我发现他看见你的时候脸都变了,我看的出来他是在害怕你。”叶芷晴侧躺在车身上,修长的玉腿在耷拉下去随意的摇晃着,散发着对男人致命的诱惑。

段飞的一双眼睛随着叶芷晴两条晃动的大腿,只觉得一阵口干舌燥,他并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个好人,眼前车身上姿态撩人的叶芷晴已经彻底的撩起了他心头的火气,只不过这个女人她不能碰,也不敢碰,因为她是云诗彤的干妹妹。

强行将自己的目光转移开,段飞说道:“你想多了,酒吧那种地方虽然肮脏可是也有它自己的制度,那刀疤应该是在那里看场子的,管这种打架斗殴的事情很正常。”

“我不相信,姐夫,反正我都看见了,你就不要骗我了吧,你告诉我,我一定不会告诉别人的。你是不是黑社会的老大?”叶芷晴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车上跳了下来,使劲的抱住了段飞的胳膊,整个身子都挂在了他的身上,一股淡淡的香气和酒精混合的味道瞬间钻进了段飞的鼻子,段飞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嗡的一声,乱作一团。

“你喝多了,我现在送你回去。”

段飞不由分说,抓起叶芷晴的胳膊将她扔到了座位,自己也坐在了驾驶位,可是他的身子刚刚坐好,顿时感觉一个火辣辣的身子又挂了上来。

叶芷晴一双桃花眼媚眼迷离,她并没有醒酒,而且伴随着一阵吹风,酒意更加深沉,光滑洁白的肌肤因为酒精的作用透出一种淡淡的粉红。

“这个小妖精。”段飞心里一声轻哼,只能强自忍耐着心里的邪念,启动了引擎,嘴里问道:“你住的地址?”

“紫园别墅群6号。”

叶芷晴迷迷糊糊的说道,声音诱人,更加刺激段飞的神经,酒醉的女人最具有诱惑,段飞原本面对美女就没什么定力,何况是叶芷晴这种人前气质出众人后妖媚入骨的妖精女人,而且现在的叶芷晴再次酒劲上涌,几乎完全失去了意识,整个人都挂在了段飞的怀里,软玉温香,简直让段飞发疯……

“你坐好,我现在就送你回家。”

此时的段飞只能勉强的保持着清醒,只想快点将这个诱惑人的女妖精送回家,天知道时间长了自己还能不能经受的住这致命的诱惑,如果一个忍不住直接在车上将叶芷晴给办了,那结果可就完蛋了。

“咔嚓……”

一个惊雷传来,天地时间忽然变色,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天南的雨并不冷,只是有一些湿意,段飞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又低头看了看沉沉睡着的叶芷晴,心中苦笑,如果不是下雨,他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到将这个女人送到紫园。

半个小时的路程,莲花终于驶进了紫园,在六号别墅门口停下。

别墅的大门从里面自动打开,一个黑衣男子从里面走出,看见开进来的莲花时明显愣了一下,没想到会是这种情况,不过很快他就恢复了正常,对着段飞客气的说道:“段少。”

“叫保姆出来,把你们小姐抬进去。你们小姐喝多了。”段飞拉开车门走下来,看了一眼这栋比起汤臣一品丝毫也不逊色的别墅,他怎么也没想到叶芷晴住的地方竟然是这里。紫园别墅区,这可是S市市最为豪华的豪宅之一,其排名并不在汤臣一品之下。

“这别墅是小姐临时居住的地方,并没有保姆。”看守别墅的保镖正是那开莲花去机场迎接叶芷晴的男子,此时有些无奈的说道。

段飞愣了一下,他没想到会在这个状况,回头看了一眼依旧躺在车里没有意识的叶芷晴,小雨不大,可是此时却也已经将深山的衣服淋湿,此时的叶芷晴全身上下几乎湿透,柔软的套裙全部黏在身上,使得身材看起来更加的惹火……

无奈的抱起这个几次三番让他失去理智的女人,直接走进别墅,按照保镖的指点走上二楼,来到叶芷晴的房间。

将叶芷晴扔在床上后段飞转身,可是刚走了两步,又站住,回头看了一眼蜷缩在床上浑身湿淋淋的叶芷晴,此时叶芷晴全身的衣服已经湿透了,如果任由她就这么睡下去一定会感冒生病。

“妈的,老子真是上辈子欠你的。”

无奈的叹口气,段飞走到床头,将叶芷晴身上的套裙脱去……

段飞只觉得一阵口干舌燥,喘气都有些不均匀。他赶紧闭上眼睛,使劲的吸了两口气才将心中的躁动压下去。

一不做二不休,反正该看的已经看了,段飞干脆深吸一口气,三下五除二几下把叶芷晴身上唯一的里衣也拽了下来扔在了一边的沙发上,拉过被子将她的身体完全盖住这才终于长出了一口气。

只是给一个女人脱衣服,竟然像是爬了一座大山,累的段飞全身是汗。

段飞站起身,刚准备离开,忽然站住,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床上熟睡不知意识的叶芷晴,忽然弯腰把手伸进了被窝里,触手的滑腻和柔软让段飞的心里也是一哆嗦,心说麻痹的老子被你折腾这么久总要收回一点利息吧……

睡梦中的叶芷晴感觉到被袭,轻轻的张开小嘴“恩”了一声有苏醒的迹象……

段飞被吓了一跳,赶紧缩回双手逃离了房间……

那黑衣保镖始终站在门口,因为保镖的职责他并没有离开,可是却也不能轻易进入别墅里面。

“好好照顾你们小姐,我先走了。”段飞说完,对着保镖龇牙一笑,逃出了别墅。

小雨不知何时已经停止,段飞沿着马路慢悠悠的走着,嘴里叼着一根烟,想起这一天的遭遇,感觉像是做梦一样的不真实……

就在此时,他的心头忽然一跳,猛然抬起头来,看见马路的前面两人正在向着段飞走来,速度不快,可是段飞却从两人的身上感觉到了一股冰冷的寒意……

段飞停下脚步,看着走向自己的两个人,眼中跳动着一丝冰冷的不屑。

“朋友对不起,我们也是奉命行事,见谅。”两人走到近前二话不说,身形奇快无比的扑向段飞,他们的目标很简单,段飞的双手。

“是谁派你们来的?陈锋?”段飞的身影一闪,躲避开两人的合击,淡然问道,嘴里的香烟依旧吹出袅袅的火星,懒洋洋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推荐